一又二分之一的年华

唯愿他好(上)

瞎jb写的,文笔渣,小学生水平

大家随意看看,有bug告诉我

灵感来自灵魂摆渡.黄泉篇三七嫁人时的那句话

――――――――――――――――――――――――――――――

有人说,真心悦爱一人,是他好我开心,他不好时我难过。

种狐院内:

贩狐人对覃凤楼的老板娘窃窃私语“老板,这回的可是从疆外引进的品种,决对优良”
“这么瘦,还病怏怏的,能行吗?我告诉你,你可别骗我”
“小的那敢骗老板娘你?”
女人冷哼一声“上次你带过来的那个,来了之后,一句话不说,高冷的很,到现在半年多了,一个客没接”
“小的向您保证这会这个绝对行,再说咯,谁不知道你平妈妈训新人的手段啊”
“好吧”   “来人啊,把这个带后院去”

说是后院,其实屋子又黑又潮湿,地上铺满稻草,和牢狱一样,一群将及百年的小种狐挤在一间房里

种狐,其实也就是用来配种的狐狸,大多为基因优良的男狐。狐族如今子嗣日渐凋零,所以就有了用种狐来为狐族繁衍子嗣,提高整个狐族品质的办法

宽永今年一百一十六岁了,半年前,他被猎狐人送到这,宽永其实是知道覃凤楼是干嘛的,但他心底那份不甘和自尊让他咬牙坚持挺过了那些因为不愿接客而被毒打的日子。

今天貌似是又来新人了,伙计把人往屋子里一扔走了

那个人好像很虚弱,宽永走过去拍了拍他“嘿,你还好吗?”
男孩缓慢的睁开了眼“水”
宽永给他倒了一杯水喂他喝下“你叫什么名字?”
“修鹇”

“哦,那你为什么被卖到这了?”
“家里穷,被父母卖的”
“好可怜啊,我叫宽永,流浪被拐的,我一百一十六岁,你多大?”
“一百一十七岁”
“哦,那咱们做个伴吧”
“好”

那是宽永第一次见修鹇,寥寥数语,却不知从此一眼千年,一眼千恋

那是宽永和我修鹇第一次在种狐院见面,往后二人相依为命结伴而行。

宽永相比修鹇更加成熟稳重,修鹇相比宽永更加机灵敏捷,宽永不愿接客顶撞老板,修鹇会在一旁打哈哈,修鹇身体不太好接不了客,宽永会出卖色相帮他接。

可时间越久,修鹇原本就不好的身体越来越严重了,宽永也快受不了了。

他们每日都要工作,饭吃不饱不说,修鹇又爱吃肉,宽永自己被毒打也要把自己碗里的肉全部给他吃

修鹇问宽永你不吃肉吗?宽永只是笑笑说“我不爱吃肉,只吃素”

可是哪有狐狸不吃肉的,只不过体贴的宽永把肉都给修鹇吃,可是修鹇一向要面子,自己要是直接给,保准修鹇炸毛。

在一次宽永接客被“毒打”之后,他默默的洗澡,修鹇给自己擦药,他偷偷的告诉他“我们逃跑吧”
“逃跑?”
“对啊,我实在受不了了,你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再这么下去,我们会死的”
“逃,我们逃出去”

他们不过刚过百年的狐狸,过这种日子,要死狐了,不被打回原型才怪

修鹇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宽永很喜欢他亮晶晶的眼镜

可是要逃出去谈何容易,逃了要被抓,被打,所幸他们时来运转,遇到了来这处理事的狐族右祭司――贺兰静霆,被他救下。

贺兰大人有眼疾,跟在他身边一是为了可以照顾他,二是跟在他左右处理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




几十年后
静霆小院中:
彼时修鹇和宽永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郎
修鹇自从离开覃凤楼,身体恢复的可好了,也不用再过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宽宽,真好诶”
“怎么拉?”
“咱们如今离开那地方好久了,现在天天有肉吃,还有你在身边”
“这有什么,那几年也是有你在身边,日子才有了那么一点点力量”
“那,宽永,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你活多久,我陪你多久”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月初去看红海行动,倒霉的碰上雷电天气

搞得电影院停电

还差最后半小时就结束了,气死我了

还好凭票根还可以免费看一场

所以我又来看了

这不是神经病,也不是强迫症

这是对我红海行动的真爱,是对顺懂的真爱✌

萧夜——日久生情(上)

发布了长文章:萧夜——日久生情(上)

点击查看

突如其来的灵感就写了,最近在b站看了三哥和小师弟唱歌的视频,感觉两人好配啊

一个仙女